SAM_6045   

  她研究自己的遲鈍
  像是研究天空
  烏雲的數量如何壓倒性地居多
  看起來鴉鴉的
  整片陰翳渾厚得沒有理由
 
  其實從來都是不動的
  有些事物喜歡保持靜止
  不被察覺
  它們走得如是之慢
  誰都難以聽聞
 
  她從來都聽不到自身的沉默
  只有對歡樂的表演
  鼓譟著心中的老鼠群
  喳喳唧唧
  並且持續提倡過度熟成
  風味已壞的憂鬱
 
  圓融不陷入此時此地
  它走得更遠
  距離她至少三十年
 
  遲鈍不一定是鋒利的反面
  也有可能它是上面
  亦或者是內部的結構
  這正是最困擾她的地方
  該如何才能夠真正地丟棄
  那些遲緩彷如凌遲
  肉末細屑的種種追問
 
  她是自己的刀鋒
  握緊了於是
  傷口豔豔麗麗
  像是一首接著一首的抒情詩
  璀璨得忘了
  人間煙火是不能吃的
 
  而墨色的雲朵
  全都方方正正落下來
  安靜成為斧頭
  將腦袋劈開
  讓裡面的廢墟露出
  一無所有
 

  本詩發表於《世界副刊》20140615:http://worldjournal.com/pages/full_news/push?article-%E5%BF%83%E4%BA%8B%20&id=25278236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我魔 的頭像
我魔

所有的擁抱終止以前,所有的季節終結以後。

我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